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首页 潘旭东财经说 查看内容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潘旭东:币权不是股权,一文解读加密货币的投资价值

wuya 2019-7-10 11:17

很多人认为区块链离不开加密货币(代币),更会把区块链技术应用与加密货币发行等同起来,由此在公众的脑海里,谈及区块链,就是谈及了加密货币。


很多媒体在宣传时,也是把区块链技术发展的好消息与币价、币值挂钩,混淆视听。


中国政府于2017年底就出台了各项政策严控加密货币炒作,2018年即提出“无币区块链”概念,鼓励无币区块链技术的开发与应用,但对加密货币的炒作依然保持高压态势。可见,区块链技术与加密货币之间不是必然的划等号,没有加密货币的(从严格意义上来说,是那种没把加密货币以商品的形式对公众销售)区块链技术同样可以在很多行业得到应用。


1

这里要提一下区块链技术的价值:

  • 在现有互联网技术的基础上解决行业无法解决的问题(比如跨国汇兑结算的周期与成本问题);


  • 提高现有互联网+产业的运营效率(比如跨国物流的信息透明性问题);


  • 完善互联网行业应用中出现的其它一些问题(比如个人数据确权、隐私保护、信任等问题)。


重点提示


1.    区块链技术与加密货币是两个概念;


2.    区块链应用中用到的令牌不是必然要发行代币,它完全可以被数字化法币或其依赖的大型、综合性公链令牌替代。


  从加密货币的产生开始说起


加密货币(代币),都是项目方凭空“造”出来的,而这种代币如同一个人在家里面自己印钞票一样,成本几乎为零。项目方对项目的发展开始编故事,许以未来美好的发展前景,以便给这种没有成本的代币标上市场价格,比如这里标为一元人民币一枚。


然后,项目方找投资人,找客户,找公众说,你看,我这种代币在市场上能值一块钱,以后我们项目发展好了,还会再升值,现在我私下里把这些币卖给你,只收3毛钱一枚,等上了交易所你一卖出去,就发财了。


这就是代币流通的开始。

 

对于代币发行的游戏,有一部分人是真的没看懂,但还有很多人是看懂了,却因为人性,抱着赌的心态去投机,期待有其它人来接盘,这样子,自己就割了别人的韭菜。

 

要旨分析:


购买代币的行为与购买股票的行为从本质性质上是完全不同的。


首先、股票的发行数量是跟公司资产估值相对应的,代币的发行数量只是项目方自己设计的;


其次、股票代表的是公司股权,你购买了股票,即购买了公司的相应股权,比如你购得某公司20%的股票,你就可以坐到那家公司的董事会上,行使你的股东权力。而你即使把项目方发行的代币全部买下来,你依然只是项目方的客户;


第三、你用法币购买股票,即使不在交易所出售,也享有公司的分红权;或当公司回购股份时,你通过出售这些股票而拿回法币;(记住,法币就是我们购买现实商品的钱。)


但代币交易却不一样,项目方只是印钞票的,他只卖不买,当你拿法币从他那购得代币后,法币就是他的了。而你只能通过加密货币交易所出售代币换取其它代币,再通过OTC(常常受到政府相关政策的影响)换成法币,如果没有人接手,你手上的代币就卖不出去,贬值,直至归零。


代币的流通取决于有没有下一个接盘侠,这与传销相似,都要靠拉人头来顶。

 

补充解释一点:有人会说,有些项目也定期回购代币销毁,这就是你的天真了。


比如,它发行100亿枚代币,很难一次性全部卖出去,于是提出这个概念,说,你看我定期回购并销毁,这样总数就减少了,代币也就越来越值钱了。


事实是,代币本来就没什么成本,他从100亿销毁N年也不知道能不能销毁掉几个亿,这只是诱饵。而且,为了骗韭菜们进场,项目方也要做市值运营,倒买倒卖控制币价,造成流量充沛,市场繁荣的假象。

 

综上所述,证券对标的是实体企业的股权,而代币对标的仅仅是币权;代币的退出模式决定了它的流通就是一种新型投机模式。

 区块链世界里的社群节点模式


说白了,非技术社群节点就相当于传统生意里的代理商。每个节点首先需要自己买入一批代币,即交纳代理费。然后,通过宣传、活动、游说等形式吸引周围更多的人来买代币。项目方用自己印的没有成本的代币做为对社群节点的奖励。各社群节点再欺骗更多的人来接盘。这些代币流通本身并没有给社会带来任何价值。

 

举一个所谓区块链应用的例子:


比如,A项目提出要建一个区块链应用生态,代币作为这个生态内的流通货币,这种类似于以前地方上发行的边区票。


不同的是,边区票有地方政府背书,当人们不用边区票时,可以去边区银行把边区票兑换成银元,也可以直接在当地购买实物或兑换成其它硬通货。


而代币呢?并没有项目背书,公众是花法币购入代币,到这里,项目方赚得法币,可以实质性退出了(为了尽量长时间的割韭菜,他们也会用一小部分钱来维持一下虚假繁荣)。公众购入代币后,分两种情况:一是等,等这个生态真正建起来了,用代币在这个生态里消费;二是这个生态没有建起来,代币直接作废。不管是哪种情况,公众手上的代币退出途径只有一条,即到加密货币交易所出售,能不能卖出去,能以什么价格卖出,完全取决于有没有人来接盘,如果没有人来接盘,代币就烂手里了。

 

由此可见,项目币(代币)相当于是没有任何背书的“数字”,本身没有实际价值,它们之所以还能存在,是以有些人在不断的买入,炒作为前提,如果没有人当接盘侠,代币就一文不值。


前面有说过,很多人是明知代币一文不值还买入,是出于人性的投机心理,这里就不累述了。


那么,是不是所有的项目币都是空气币、山寨币呢?只有真正能走出来的,具有现实应用价值的区块链项目,才能实现其代币的价值提升(再次提醒,投资代币,投资的是币权不是股权)。

 项目币价值的鉴别术


必然实用性是项目币存在的唯一价值,然而,如何判断项目本身的切实可行性,却是个“世纪”难题。


传统创业项目的失败率在95%以上,它们还都是经过多轮投资“步步为营”地走下来的。而区块链项目通常是一次性或在短期内完成了传统创业项目要经过的几轮融资阶段,加之区块链技术本身还不完善,加之创业团队能力方面的不足,区块链项目失败率几乎超过了99%,那么,当一个区块链项目失败了,它的代币必然回归到一文不值,项目本身也就会被质疑为骗子项目。


代币本身就是区块链存在的缺陷,是其成为“骗子”的土壤,而其内在奖励机制又是区块链技术区别与传统项目的创新,这是一对矛盾体。

 

目前,还没有系统的,完全保证可靠的鉴定“骗子”项目的方法,这里有一个简单的方法,仅供参考:就是这个区块链项目在不依赖融资,不依赖售卖代币的前提下,能不能通过自身的产品、服务或运营实现盈利(交易所收“过路费”模式除外),能实现盈利的项目,成功的几率会更大。


2

这里需要注意的是:


> ��>�=
  • 代币价格高的,不代表其项目价值高;


  • 代币趋于归零的,项目可实现性一定不高;


  • 通过炒作代币价格实现“高大上”形象的项目,通常空有其表;


  • 能够稳步推进项目按照白皮书的计划不断前进,不发币或将币价维持在一个可接受范围内的项目,未来成功的几率比较大;


项目本身设定的目标,即给用户画的“大饼”的实用性,真实性,特别是可实现性尤为重要,但对于这些指标,一般用户无法做出正确判断。

 区块链技术与“综合性底层公链”以太坊


未来,人工智能与物联网技术将得到广泛应用。以人工智能武装的智能机器人,将极大提高社会生产力,也能完成很多人类不能或不易完成的工作;而物联网实现万物互联,它将人类的所有生产资料集合到一个生态网内,统筹协调,实现人类文明的跨越式发展。


然而,在当前的互联网环境下,我们的数据实际上处在一个个孤岛状态,阿里与腾讯、百度与谷歌都不会共享各自的数据。在这种情况下,各种人工智能产品,物联网网络只是方块型局部互联,不能真正实现万物互联与适用性人工智能,而将这些数据联结到一起的,正是区块链技术。


区块链技术就是通过互联网,将人类所有的生产资料(数据)集合到一个生态,结合人工智能与物联网技术进行大规模协作生产,这种变革是区别于以往工业革命的生产关系的革命。


区块链公链实际上是区块链技术的基础设施,如同高速公路与汽车、科技产业园与入驻的企业的关系,任何区块链应用的开发,都要以某个公链为基础,才能有着力点。

 

我们说以太坊也发行代币,这种代币是不是跟其它代币一样毫无价值呢?


根据福布斯公布的全球知名企业区块链前50强的情况来看,有超过44%的企业用以太坊技术作为其底层技术。其次是基于Linux做的开源私链技术协议的Hyperledger,其运用率达到了36%。


以太坊还计划在未来的一年内,将其POW升级到POS,并大幅提高其可扩展性、可持续性以及完善开发者体验。由此,在实现区块链技术落地的场景推动下,ETH已经由最初的空气币状态进化成了对其生态有助推作用的令牌。只是这个过程并不是坦途,能不能顺利完成还有待时间来验证。


因此,具体到公链项目,它们最终的出路有两条:要么世界通用,要么一钱不值。


公链项目的出路,是为传统企业输出公链技术,搭建互联网基础设施,帮助传统企业实现区块链化运营。


就当前,区块链技术适合于建立私有链或联盟链,以提高传统企业的运营效率,解决企业的现实问题

 例外的比特币


为什么要谈比特币,因为太多人把比特币尊为代币之首,以比特币为大旗,却忽视了比特币与世面上其它代币的本质区别。


比特币为什么有价值?不在于它的实用性,而是其收藏性和存储价值。


比特币从一出生,其整体数量就固定了,共2100万枚。你拥有它的途径就是挖矿,就连中本聪本人想要比特币,也要去挖矿。


这不同于其它代币,其它代币是项目方设计了巨大的数量,然后单方面对外出售代币,项目方赚够了钱一撤,代币就什么都不是了。


另一方面,比特币是世界上第一种加密货币,它经历了几起几落,现在也得到了世界上众多国家的认可,这一点就比其它代币要现实的多。


作为收藏品的比特币,只要有人想收藏,它就有价值,没有人收藏,它就没有价值。比如当年的金丝楠木,曾经炒作到几千万元一吨,到最低时的2万元一吨。


但是,比特币还有它的另一个属性,就是上面提到的存储价值。比特币的竞争对手不是黄金,而是法币。


当前,美元是世界上“统治力”最强的主权法币,它最初开始于二战后出现的布雷顿森林体系,美元锚定黄金,全世界法币锚定美元,美元成为世界流通法币。到1971年,美国的黄金储备再也支撑不住日益泛滥的美元,尼克松政府被迫于这年8月宣布放弃按35美元一盎司的官价兑换黄金的美元“金本位制”,实行黄金与美元比价的自由浮动。再到1973年2月,随着美元的进一步贬值,无法继续承担固定汇率的任务,布雷顿森林体系正式崩溃。


1973年,中东战争为美元的世界货币地位提供了新的机遇,美国通过强权将美元与石油挂钩,全世界买石油必须用美元支付,此时,全世界法币都被美元挟持了。


直到今天,比特币的出现,成为弱势货币出逃的最佳选择。比特币合法化的都是弱势货币国家或者岛国。但是比特币的合法化,对强势法币来说,却有着天然的阻碍,因此,在未来数年内,中美都不太可能承认比特币合法。(虽然美国已经把比特币证券化,但还是没有承认其货币属性。)


至于用代币进行个人资产的跨境转移,想都不要多想,无论是中国还是美国,都不会放任国内资产外流的。


同时,比特币基于数量限制,根本无法满足世界金融市场对货币的需求,它也不可能成为世界货币。

    来自: 昨日财经夜读